3历史今天开奖号码查询:第九十九章神鸟


        见杜合欢身形一动便消失在原地,陆鸿略想了想,在晏小曼耳边交代了几句便跟了上去。

        杜合欢身法奇快,一闪之间穿行入林,感受到他强大的气息,几道黑影亦是一闪而过,显然不愿意与这个化境的大高手正面冲突。

        林内气息驳杂,他左手负在身后信步向前,感受到地下翻卷的泥土,阴阴一笑,一道剑气划出,地面赫然出现一道长长的裂痕,他五指一按强大的吸力传开,地上“彭”的一声凸起一道泥浪,一个矮子同时被那强大的吸力拽了出来。

        “这里发生了什么?说出来,本座饶你不死”,杜合欢掐着他脖子的手微微松开,

        矮子方才几欲窒息,此时他一放松立刻大口吸气,待见到他身穿花衣,脸上浓妆艳抹,心脏顿时一缩。

        是拜剑红楼的杜合欢。

        这几日地鼠门进攻拜剑红楼毫无战果不说,更是损兵折将,其中大多数人都折在杜合欢手里,门内人人都说宁愿惹拜剑红楼的两个楼主也不要惹杜合欢,要是落在杜合欢手里不要想着怎么逃跑,有机会的话趁早自杀了事,免得忍受他非人的折磨。

        这矮子也是地鼠门的人,见到他怎能不怕?结巴地道:“是...神...神鸟”,

        “我等...我等来此是为迎接神鸟”,

        杜合欢心中好奇,道:“什么神鸟?”,

        矮子摇头道:“我...我也不知道,蛟王说神鸟即将降世,驭兽斋,咒剑海都得到消息,将来此捕捉神鸟;我万劫海是妖脉分支,自然不允许他们冒犯神鸟”,

        “求求你不要杀我,我什么都说了,求求你....”,

        杜合欢嗤笑一声甩手将他扔在地上,矮子如蒙大赦,连滚带爬地走出林子,恰好与一个身背三口剑的青年擦身而过。

        陆鸿略看了他一眼便走进林中,道:“杜先生”,

        杜合欢回头看了他一眼,微微颔首。

        “哗啦”,

        就在这时西面一道大浪冲天而起,一声极为奇特的吼声瞬间盖过了打浪的声音,音波巨震,音浪所过之处竟有袭天卷地之威能,前面林中几颗大树“咔咔”几声齐腰而断倒飞而来,压倒一片巨木,尘土高高扬起。

        陆鸿所在的林中亦是狂风倒卷,巨木扑簌簌作响,他和杜合欢两人长发倒飞。

        这是什么声音?

        两人心中俱是一动,这吼声似人非人,似兽非兽,两人从没听过这等怪异之音,那音波的威力更是骇人听闻。

        “嗖嗖嗖”,

        而这时一道道虹光已冲天而起,有人踩着飞剑,有人骑着灵鸟纷纷往西飞去,一时间上空虹光夺目,气机庞杂。

        杜合欢和陆鸿对视一眼,略一颔首便拔地而起往西而去。

        他们刚飞到半空就看到西面峡谷之间的绿色深潭上巨浪落下,一道巨影沉入碧绿色的深潭之中。

        看到那巨影是陆鸿和杜合欢都是心中一震,虽然没看见它的真容,但仅仅是那庞大无匹的体型就已足够给人一种震慑之感,刚才那巨影可是将整个深潭都给覆盖了。

        风声在耳边呼啸,杜合欢见他飞的慢,长袖一甩一道清风便将他裹住,陆鸿顿时感觉身子一轻,连续超越十数人,竟在大多人之间穿过山林落在那寒潭旁。

        杜合欢与他一先一后落下。

        刚一落下几道目光便交错而过。

        旁边一名带着眼罩的驼背老人站在寒潭边上,背后长剑透着邪气,隐隐有冤魂在剑尖上忽吞忽吐,他虽然双眼蒙着黑布,但方才偏头时陆鸿却仿佛感受到他那充满了邪气的眼神。

        一名白衣青年手持血色咒剑站在他身后,白衣胜雪,面如冠玉,赫然竟是欧阳若缺。

        咒剑海的人?

        陆鸿心中诧异,向欧阳若缺略一颔首。

        欧阳若缺见到他似也颇为意外,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杜合欢轻挪了一步站到陆鸿身侧,陆鸿不认得那个黑布蒙眼的驼背老人,他却是认得的。

        咒剑海往生老人,此人乃是咒剑海内最神秘莫测的人物,他常年在深海中修行,祭练魂魄,一闭关就是几十年,当初为了练成心眼通不惜自毁双眼,绝对是个危险人物。

        后方无数虹光纷纷降下,驭兽斋的人也到了,还有不少人陆鸿也不知道来历。

        而深潭上一名蓝衣女子赤着白皙的小脚踩在水面上,身外四名白衣少女持着法器为她护航,水陆相接处一道道气息在地下掀起泥浪,一个五短身材的男子环手站在众人身前。

        他身上血迹斑斑,前方不少人亦是身上带血,显然已经历了一番混战。

        “哈哈哈,恶鼠门和尚水宫今日是要和我们作对到底了吗?”,

        一个高大雄壮的中年男子从后面走来,他左手牵着一只黑色恶犬,右间上伫立着一只神威凛凛的苍鹰,左?;朴仪娌?,端的是威风了得。

        黄色长衫随风而动,行步之间虎虎生威,显然是驭兽斋的长者。

        他大步而来走上前来笑道:“梁硕,白莹,你们这不是螳臂当车,自寻死路吗?”,

        陆鸿这才知道那环手而立的男子便是恶鼠门门主梁硕,那蓝衣女子则是尚水宫的主人白莹。

        梁硕五短身材,长长的披风拖在地上,显得有些滑稽,但那张脸却很是威严,听驭兽斋的人大言不惭他哼了一声道:“凭你们驭兽斋这点人就敢来打神鸟的主意才是不自量力,自取灭亡”,

        那?;魄娌缘哪凶哟笮Φ溃骸澳墙裉炀涂此苄Φ雷詈?,咒剑海的朋友,一起杀了这矮子吧”,

        往生老人点了点头,伸手缓缓抽出背后长剑。

        “吼”,

        他长剑一出方圆十里的天色立时就暗了一般,道道冤魂咆哮而出,怨气几欲沸腾。

        梁硕心中一惊,只觉得那老人只要一出剑自己立刻就会魂飞魄丧,绝无逃生的可能。

        “兹咔”,

        就在这是峡谷西方的深潭上降下一道惊雷,潭水顿时翻滚起来,好像沸腾一般,一股极其惨烈的妖气铺天盖地而来,往生老人祭出的魂魄立时被隔开。

        “纵横三界,执掌黑白,劫波万度,圣法无边”,

        一道高大的身影出现在潭面上,满头蛇发乱舞,嘶叫声让人毛骨悚然,一道道雷电从天上落下击在他身外两旁,激起层层巨浪。

        而在他身后还有还有一个无比庞大的黑影,好像一座小山般向前推进。

        万劫海覆海蛟王,镇海鼋鼍驾临鲲鹏岭。


  //www.cefoz.tw/3_3053/326946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双色大乐透开奖号码查询 www.cefoz.tw。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www.cefoz.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