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色大乐透开奖号码查询 > 剑道师祖 > 第九十六章惊风密雨

双色球双色球推荐号码查询:第九十六章惊风密雨


        迎宾楼的大殿内一扫往日空荡,席席桌面一字排开,众人纷纷落座,虽然有楼主,副楼主和诸位长老在此,他们都有些拘谨,但这大殿的确是比往日里热闹许多。

        往日里众人只有过年的时候才能见楼主一面,各峰各楼弟子聚在一起其乐融融,今日这宴席却是因陆鸿和晏小曼设下,想到陆鸿一介凡人,以外门弟子的身份进入拜剑红楼,其后却一路高歌猛进,战王大雷,败林长定,娶了青丘国小国主,在瑞雪剑屏破碑吞剑,俨然已是门内后辈中的第一人。

        再看向他时众人眼中无不羡慕,嫉妒。

        陆鸿此时却浑身不自在,他与云裳只隔着一个座位,而夹在他们中间的恰好是莲心;再往左则是杜合欢,青阳子....

        对面的晏小曼正和晏离轻声耳语,晏离看了一眼被侍女抱在怀中的绮菲说了什么,刮了刮她的小鼻子,晏小曼脸上飞红,摇头在她耳边说了几句,晏离抿嘴轻笑,伸手拨去她额上垂下的发丝,看那神情显然是对自家女儿宠爱到了极点。

        两人说话时晏小曼不时向陆鸿含情脉脉看上一眼,一旁的莲心不免蹙起眉头,然后想到今日的场合忍住心酸强颜欢笑,陆鸿更觉坐立不安,恨不得立刻逃离这个地方。

        见众人都有些拘谨,云裳笑道:“今天是家宴,你们不要拘束了,想玩骰子,猜拳,投壶都随你们,严正,你来我这席坐,有你在旁边剑儿都正襟危坐,不知道的还以为他真这么正经呢,青阳,你去剑儿那里”,

        她平日里不苟言笑,大家都不敢接近她,但她笑的时候却好像春暖花开,冰消雪融,如邻家的姐姐一般亲切,几句家常就让人心里暖融融的。

        陆鸿心中暗叹,她对敌人杀伐果断,对门内众人恩威并施,小小年纪能把大魔头杜合欢也收拾的服服帖帖,实在是难得。

        严正那呆板的脸上也难得一笑,和青阳子换了位置,众人很快就不再拘束,大殿里渐渐变得热闹起来。

        “莲心,你喜欢的红豆糕”,

        云裳先给莲心夹了一块糕点,莲心一怔,心中既感动又酸楚,险些掉下泪来。

        她随即又给陆鸿夹了一粒虾仁,笑道:“陆鸿,你破碑吞剑的事已是众人皆知,太师父定会收你为徒,你要跟着太师父好好修炼”,

        “小曼,你是他的结发妻子,可要好好辅佐他,日后青丘国小国主必与陆鸿一同扬名天下”,

        晏小曼脸上微红,娇憨地点了点头道:“楼主,我会的”,

        众人不禁哈哈大笑,若是关中女子听了这话必然十分羞涩,低着头不敢言语,只有这只青丘国的小狐狸才会毫不掩饰心中的爱意,在众人面前说“我会的”。

        宴席直到晚间才散,诸弟子先行礼告辞,退出大殿,有不少喝醉了酒的弟子是被抬出去的。

        云裳简单吩咐了几句,俱是关于去会稽山和留守会阴山之人的安排。

        太师父袁淳罡的千年寿辰乃是大事,能够给他祝寿乃是十分长脸的事情,按照惯例门内长老,供奉都有资格参加袁淳罡的寿宴,但现今恶鼠门和尚水宫虽被打的节节败退,但并未撤退,必要有一名长老留守会阴山。

        而这件事果然就落到了执法长老严正的头上,原因无他,几位长老中就属他最小心谨慎,做事最让人放心,有他守在此地所有人都觉心安。

        皆大欢喜,皆大欢喜,除了严正本人外所有人都觉满意.....

        第二日一大早诸人就备好马车,带上贺礼准备往会稽山去了。

        陆鸿知道袁淳罡的寿辰在整个修界都是大事,届时各大门派都少不得要差人前来祝寿,各人都精心准备了贺礼,免得到时候丢了面子。

        晏小曼倒是不用操这个心,晏离早已备好了给袁淳罡的寿礼,乃是一块重达两百斤的和田玉,摆在那里真是要多惹眼就有多惹眼。

        此次前往会稽山的人并不多,除了几位长老,供奉,宾客外就只有公孙剑,陆鸿,阮泠音,樊纲等几名颇有资历的弟子,刚进门的除了独孤伽罗外无一有此殊荣,近日来小有名气的何不思和田奎也无此资格。

        云裳和莲心的车撵由玄鸟拉着,能够在空中行走,往来如飞;青丘国的车撵则是由灵兽青羊拉着,这种灵兽头上犄角齐长,坚硬而又锐利,奔跑起来比马更快,陆鸿也是第一次见,他和晏小曼都乘坐青丘国的车撵。

        车撵行驶时远远的看见云雀和无尘也在装车,几人相互一颔首,彼此心中都即会意。

        她们率先出了会阴山,其后是杜合欢,青阳子等人,一辆辆车撵连成一线,足有十丈来长。

        他们一出山恶鼠门和尚水宫的人就纷纷逃离,没有哪个吃了雄心豹子胆的敢向这些人下手,直到车轮带起的尘烟消失在十里之外才有几只老鼠从岩石后冒出。

        过了约莫一炷香的功夫,一道黑影从山下窜了上来,他只到山脚处就停了下来,从怀里取出一只虫笛吹了几声。

        不一会儿有两人御剑而来,左边那人身穿布衣,相貌普通,只是脸上殊无半点表情,淡淡的血腥气从他的布衣上弥散开来;另一人则颇为秀美,像是一个文弱的书生。

        何不思和田奎。

        两人在半山腰时就收起飞剑,避过往来巡回的弟子,顺着虫笛声往山脚下行去,很快就到了拜剑红楼外,会阴山边缘的密林中。

        田奎使了个眼色,径自走入林中与那黑衣人交谈,何不思则守在林外。

        过了片刻田奎背着手从林中走出,脸上带笑,似是对结果十分满意。

        “何师弟,成了,此事过后你我必身居高位,再也不用在这拜剑红楼受气了,哈哈哈哈.....”,

        何不思淡淡地道:“恭喜师兄”,

        田奎笑道:“同喜同喜,事成之后自然少不了你的好处”,

        他靠近了几分压低声音道:“但若是事败,你会死的多惨你也是知道的”,

        “自然”,

        ......

        远处,车撵上的杜合欢回头看了一眼,嘴角微微勾起,鱼儿已经上钩了......


  //www.cefoz.tw/3_3053/326054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双色大乐透开奖号码查询 www.cefoz.tw。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www.cefoz.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