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色球开过号码查询:第九十五章洗尘


        阴邪的气息如风卷而来,巨鼠纷纷嘶叫着退避三舍,好像见到天敌一般。

        但它们还没能逃出多远一股股焦臭的味道就远远传来,声声惨叫传来,粗壮的四足再也无力支撑硕大的身躯,倒在地上痛苦地翻滚。

        它们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由黑变黄再变成黑炭一般的颜色,丝丝黑烟从体内冒出,在皮肤上升起。

        公孙剑和阮泠音对视一眼都觉骇异,大供奉这是什么手法?那巨鼠好像从体内自燃一般。

        陆鸿亦是心中一动,《五蠹秘录》中幻阳指,他竟会玄鬼宗的功夫?

        地下那人大为惊恐,遁入地底便匆匆奔逃。

        杜合欢嘲讽一笑,赤色剑气透指而出,如一道红色水瀑流入地面,他手臂伸展,带动手指向前一划,赤色流光刹那间炽盛如火,剑光所过之处泥土纷纷卷起,只听一声惨叫那人就被杜合欢从地底挑飞了出来,剑光交错之间被当空腰斩。

        他半截身子在地上惊恐地爬行,对杜合欢显然是恐惧到了极点;而杜合欢并没有因此而留情,五指一张一按他的头颅便爆裂开来。

        阮泠音蹙了蹙眉偏过头去,她向来厌恶这样的血腥,更觉的杜合欢手法毒辣,殊无半点正派人士之风。

        陆鸿,公孙剑等人则走上前去施礼。

        “见过大供奉”,

        “杜先生好”,

        杜合欢点了点头在几人身上一扫而过,继而看向晏小曼笑道:“听说陆鸿在瑞雪剑屏破碑吞剑,吐气扬眉,已是当今剑界第一人,小曼,我拜剑红楼给你挑的这个夫婿可还中你的意?”,

        晏小曼脸色一红,当初这个夫婿可不是拜剑红楼挑的,而是她悄悄地和晏离说了,晏离再向云裳提起,否则若是让云裳挑选无论怎样也轮不到陆鸿来做着青丘国的女婿。

        但这种事女孩儿家想起哪能不羞涩?当下挽着陆鸿的胳膊道:“杜先生,你不正经,我可不理你了”,

        门内弟子见了杜合欢无不毕恭毕敬地叫一声“大供奉”,但她乃是拜剑红楼的宾客,自然不会执弟子礼,连带着陆鸿的地位也水涨船高。

        杜合欢哈哈一笑道:“随我上山吧,楼主见了你们一定欢喜的很”,

        忽而看到陆鸿怀里的那个女婴,他瞳孔微不可见的缩了一下,嘴角蠕动想要说什么,但衡量之后还是没有说出口。

        这些变化陆鸿自然看在眼里,笑道:“她叫绮菲,从玄鬼宗尸堂妖人手里救下的”,

        绮菲?杜合欢心中一震,但面上却毫无变化,笑道:“绮菲,好名字,能从玄鬼宗妖人手里脱险也是她的造化,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看她日后福泽一定深厚的很”,

        “哈哈,借杜先生吉言”,

        陆鸿没有再试探,抚了抚云豹的头颅,给没有受伤的三只云豹套上兽环,拉着车撵一同上了山。

        山上不时有虹光飞过,背剑的弟子往来巡逻,比先前平添了几分严肃,问了杜合欢才知道他们走后不久万劫海的报复就开始了。

        先是陆鸿杀覆海蛟王第九子,后是杜合欢杀恶鼠门梁硕的胞弟,万劫海和拜剑红楼的仇已无法化解;而一方是魔道巨擘,一方是正道名门,蛟王咽不下这口气,云裳自然也不会向万劫海这样的邪门歪道低头。

        万劫海在西面,虽然与拜剑红楼相隔数千里,无法大举进攻,但麾下恶鼠门和尚水宫一个以遁地闻名,一个只要有水的地方就能生存,虽然凭这两个小门小派想要重创拜剑红楼是不可能,但骚扰偷袭,让拜剑红楼不得安宁却是不难。

        这几日恶鼠门下数百人大举进犯,到了会阴山境内就化整为零,也不上红楼内各主峰,专门躲在半山腰或树林草丛中挑落单的年轻弟子下手,短短几日已有数十条人命折在他们手里。

        对此门内诸人极其愤怒,云裳更是下了严令,只要见到恶鼠门和尚水宫的人格杀勿论,一时之间拜剑红楼变得杀气森然。

        此时恶鼠门和尚水宫的偷袭已经难以为继,这里本就是拜剑红楼的地盘,各峰长老也都不是无能之辈,加上杜合欢这尊杀神,恶鼠门短短几天已经死伤过半,其余的人也被杜合欢毒辣的手段吓得魂飞魄散,八成时间倒是在躲藏。

        这次恶鼠门的进攻虽然伤了拜剑红楼不少人命,但也有不少弟子经过鲜血的洗礼开始崭露头角,其中王大雷,林长定,何不思,田奎,赵琳等人已在门内小有名气。

        “何不思.....”,

        陆鸿摇头一笑,听杜合欢说何不思和田奎两人这几日杀了不少人,尤其是何不思,他衣服上的血就没干过,门内已有人将他唤作“冷血杀星”,

        杜合欢早已将陆鸿归来的消息传给了云裳,等陆鸿等人到迎宾楼的时候云裳,莲心,晏离,青阳子还有一众长老,弟子俱已在门口等待着,大殿内早已摆好了宴席。

        陆鸿不知道他破碑吞剑对剑界来说固然是一件大事,对拜剑红楼来说却是更加重大。

        要知道能够在瑞雪剑屏剑碑上留下剑痕的可都是端木赐,风无痕那样的不世之才,这样的人物已可凭借一己之力决定一个门派的兴衰;当初拜剑红楼能够在会稽山立足,占据一方灵脉凭的就是袁淳罡这座修界的泰山北斗,而那些赫赫有名的大宗派都有镇山老怪守着,否则根本无法在修界立足。

        陆鸿能够破碑吞剑,比之当初风无痕,端木赐更加惊艳,稍加培养日后必然又是一个剑圣,待到百年之后拜剑红楼有袁淳罡这样的泰山北斗,又有陆鸿这样的后起之秀,或许能与慈心剑塔分庭抗礼也未可知。

        若非如此以陆鸿外门弟子的身份岂配得上这种高规格的礼遇?

        “陆鸿师兄”,

        “陆鸿师兄”,

        几人走来时众位同门纷纷施礼,云裳微笑着走上前来,替他掸了掸肩上的灰尘拉着他的手走进大殿。

        走过莲心身边的时候她幽幽地看了他一眼,随即便偏过头去不再看他。

        而人群后方的程瑶珈看了眼他的背影便低下头,眼中尽是黯然。


  //www.cefoz.tw/3_3053/325919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双色大乐透开奖号码查询 www.cefoz.tw。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www.cefoz.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