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色大乐透开奖号码查询 > 剑道师祖 > 第四十五章北海妖狐

双色球奖历史号码查询:第四十五章北海妖狐


        陆鸿到了若虚峰尚未打听就已知道晏小曼的住处所在。

        青丘国乃是传承已久的古国,上古大荒时便以国中女子闻名,青丘国男子多俊美,女子多妩媚,加之闻名遐迩的媚术和易容术,更是引得众多男子趋之若鹜。

        媚术虽非正道,且多是用来伤人,但这世上多得是胆大包天的男子想要领教这一本术法;甚至有男子想若是能同时领教青丘国女子的易容术和媚术那就更加妙不可言了。

        当然,只能在床上领教。

        晏小曼身为青丘国小国主,本就是楼主请来的贵客,故而方一来到拜剑红楼就有不少人想要结识;又有人说她乃是青丘国最漂亮的女子,媚功更是了得,如此一来几乎整个拜剑红楼的男子都想要一睹其芳颜。

        据说光是若虚峰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弟子两只手便数不过来,而会稽山本部的卢魁更是一路跟到此地。

        此时,陆鸿坐在若虚峰的膳房中便能听到有人议论她。

        “林师弟,你可曾见过晏姑娘吗”,

        “我倒是没见过,但王师兄前日侥幸得以见上那位姑娘一面,直到现在还魂不守舍呢”,

        “那位姑娘当真有这么美吗?你这么一说我倒也想见上一见”,

        那人摇了摇头道:“现在想要见她可不容易了,楼主将她安置在这若虚峰便是怕有人扰了他们的清净,但这些日子以来特意去看她的人络绎不绝,师父已经严令禁止再有男弟子去海筑小居叨扰她”,

        他叹了口气道:“其实就算见了又能怎么样呢?她连卢魁师兄这等人物都瞧不上,何况是我等这种二流??湍??”,

        “哈哈,倒也说的是,只是可惜了卢魁师兄了,他可是会稽山本部排名前十的???,当年二师兄去本部剑试也是败在他手下,咱们会阴山恐怕只有大师兄和大师姐能与他比一比高下”,

        ......

        陆鸿抿了口茶略想了想,那个狐狸精来历虽是清楚了,确是青丘国小国主无疑,但暗算自己的事终究是要问个明白。

        当下离了膳房往海筑小居而去。

        海筑小居在若虚峰西面林中,北面临着一条小溪,南面则是一片茂盛的树林,而小居的几间屋子恰好点缀在小溪与树林中间。

        陆鸿知道晏小曼乃是和其母晏红纱一同来此,但国主晏红纱眼下在抱月楼与楼主同住,她则住在这海筑小居。

        陆鸿悄悄摸摸进入南面的林中,伏在草丛中走近了几分,一眼便看到了坐在门口台阶上的晏小曼。

        她依旧是披着狐裘,抱着白毛小狐言笑晏晏,举手投足间都有一种发自骨子里的媚意,不需施展媚术,她本身就已经美的惊心动魄。

        陆鸿正欲运功压下体内隐隐要升起的邪火,忽然一道冷冽的目光投来;他心中一动,这才发现海筑小居十丈外的歪脖子树下还有一名白衣人抱刀坐在树下。

        他容颜十分俊美,虽是青年男子,但肌肤却宛如莹玉一般,按在刀上的手指纤细修长,比之女子的手还要娇嫩。

        待看到他头上的狐狸耳朵时陆鸿心中又是一动,北海狐族。

        陆鸿素知北海之北的冰雪之地有狐族与青丘国狐族不同,北海狐族虽然也修媚术,学易容术,但并不以此道为主,真正让他们名闻天下的是狐刀绝技。

        只是北海狐族数量极少,踏足东胜神州的更是稀有,因而当今世上见识过这被成为“天下第一快刀”绝技的更是寥寥无几;陆鸿也只曾听孙瑶讲过北海狐族和狐刀的事。

        那俊美狐族青年只是朝这里看了一眼便移开目光,看了眼晏小曼复又抱刀睡去,看起来似乎是晏小曼的护卫。

        陆鸿不知道他有没有发现自己的踪迹,但却深知这只狐狸绝对不可小觑,当下屏气凝神,看着晏小曼的一举一动。

        此时晏小曼正喂养怀里的白毛小狐狸,每次喂小狐狸一块肉小狐狸都要吮吸一下她的手指,那种麻麻的,痒痒的感觉不时惹得她吃吃娇笑。

        为了四五小块熟肉后晏小曼双手搂着白毛小狐,拿毛巾给它擦了擦嘴,笑道:“小灵,这几****一定烦得很吧,那么多人来叨扰我们”,

        白毛小狐似有灵性般看着她。

        晏小曼笑道:“世上的男人呀都只喜欢女孩的美色,前日有一位刘师兄眼巴巴的跑来,我晾了他一天一夜,他仍是一副痴情的样子,但第二天我扮成一个丑八怪,他吓得面无人色,拔腿就走......”,

        说到这里她吃吃直笑,笑声宛如水点寒冰,风动玉碎,仅是这曼妙仙音就让人无比迷醉。

        陆鸿对她的媚术早有防范,虽有北海妖狐在侧,但若是她突然施展媚术少不得要冒险运功抵御;但她并没有施展媚术,只是一颦一笑中都含着让人沉沦的媚态,这种媚态引出的他身为男子与生俱来的本能。

        陆鸿心中叹息,自己虽是正人君子,但要想抵御住她天生的媚骨却是不易,只能闭上眼,只听其声音。

        过了一会儿他听见晏小曼笑道:“不过也怪不得他们,这世上自古便是嫦娥爱少年,牡丹花吓死”,

        她抱着小狐狸揉了揉它软绵绵的小肚子,似乎想到什么,托着香腮道:“不过也有人偏要作怪的,从小到大,凡是见过我的男子无不是对我倍加怜爱,但两年前却有一个可恶的小子一见我就轻薄无礼,和他在一起的那个坏女人还...还...把我吊在树上......”,

        说到这里她粉面通红,又露出恨恨的神色,道:“那个可恶的小子,我一定要抓到他,把他也吊在树上,拿鞭子狠狠地抽他一百下,不,要抽他一千下,一万下......”,

        她忽而巧笑嫣然,忽而刁蛮任性,但姿态却无一时不美,无一处不媚,即便是在恨恨地说陆鸿的坏话时陆鸿也心生怜爱。

        他本想把这只小狐狸捉住问个清楚,但此时听他如此说,已知前日暗算自己只是为了报复两年前孙瑶捉她的“大仇”;既然如此,也不需要再捉她。

        陆鸿拂去身上的杂草站起身便要离开,但就在这时一声怒喝从身后响起。

        “喂,前面的,你是谁人门下?鬼鬼祟祟躲在这里做什么?”,


  //www.cefoz.tw/3_3053/272586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双色大乐透开奖号码查询 www.cefoz.tw。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www.cefoz.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