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晚上双色球开奖的号码查询:第七章天剑


        第七章天剑

        成蛟的剑同样直来直往,没有任何花哨,只是快如闪电,力逾千钧。

        剑思心知以自己的造诣面对这样的剑无法破招,只能硬挡。当下横剑在胸,运起全身灵气抵挡这一剑?!?

        随即是一声剑鸣,烈烈金石之音传入耳中,两剑相撞,剑思只觉得身前如风卷浪,一触之下便不断后退,脚下泥土翻腾,他直退出六步才卸去这股极强的劲力。

        那柄剑身透亮的墨剑也劲力全无,剑锋一转插在地上。

        胸口一阵气闷,剑思捂着胸口低头看脚下时只见一片凌乱,苍翠之色被践踏的不堪入目。

        但不管怎么说,他终究是挡住了公子成蛟这一剑。

        “这柄‘汶水’赠与你了”,黑色的剑鞘在成蛟手里转了两圈呼地向他飞来。

        剑思拔起地上的汶水剑顺手送入剑鞘中,反手背在身后,道:“却之不恭了”,

        他凝眉道:“还有人要上来指教吗?”,

        声音犹自冷冽,但比之前毕竟不同。

        剑思并非寻常剑童,他的身世在葬剑山庄也是一个谜团,但叶无心为栽培他的确耗费了大量心血,从各地购买的珍宝灵药不说,自他六岁起叶无心便每日亲自给他传功。

        他本就天资不凡,在葬剑山庄地位不同,又正值年少气盛之时,自然没有将天下人放在眼里。

        但方才成蛟那一剑却让他吃惊不小,他虽然看不出那人的剑招路数,但心知方才那一剑若他再多时几分力自己少不得要血溅当场,因而再出言挑战时便少了之前那种盛气凌人的气势。

        虽是如此,但在座诸人中如成蛟这般境界的大高手毕竟是少数,而且成蛟既已出了一剑,他们顾忌身份便绝不会再出手了,以免落人口实,让人说闲话。

        席间一片沉默。

        剑思环视一圈,道:“若是无人领教,那今次这三柄剑便是......”,

        “我也只出一?!?,

        陆鸿看了一眼有恃无恐的叶无心,振衣起身缓步走来。

        叶无心眉间不易察觉地一皱,这个人出手倒是麻烦

        “这位是.....”,

        “陆鸿”,

        “陆鸿?杏花村的那位陆鸿?”,

        他一起身席间又是一片嘈杂,陆鸿的名气本就不小,这几年历练间他访遍名家,败尽敌手,隐隐然已接近凡间剑道顶峰,前日更是击败了拜剑红楼的陈玄,在河洛名噪一时。

        而他身背三口剑的形象也早已人尽皆知。

        “你身上有伤,我若全力一搏对你不免有失公允,谅你也不会心服,我只出一?!?,陆鸿左手负在身后,右手剑指点地。

        剑思本就心高气傲,成蛟成名已久,言明只出一剑他还能忍,而陆鸿成名不过是这几年之间的事,看他的年纪比自己也大不了几岁,竟然也敢口出狂言,心头愠怒,冷笑道:“不如我只出一剑在你身上刺一个窟窿吧”,

        陆鸿笑道:“随意”,

        剑思眉头一凝,心头怒火更炽,冷哼一声快步而上,挺尖疾攻。

        “道兄,你说这次谁会赢?”,

        云雀身旁一中年男子凑头过来问道,目前的几场剑斗云雀每一次都算的准确,说是谁赢就是谁赢,虽然一直都是剑思胜,不免有些无趣,但要说这人五行术数是骗人的他们却是不信。

        云雀这一次并没有明说,而是道:“你是剑修,好好观赏他的天剑吧,不是谁都能有幸见到这一招的”,

        “天剑?”,

        转头看见陆鸿脚下隐有微光,他不用剑,背后三口剑亦不出鞘,仅凭身法游弋在剑思的快剑,剑光残影每每在电光石火间掠过,看似极其凶险,但剑思一连十二剑却是剑剑落空。

        剑思心中由愤怒转而变为惊疑,这人脚下使的是什么步法?竟隐隐有九宫之象,心知这样的快剑初始的气势已过,既不能奈何他再使下去也没有意义,当下剑锋一转,脚下快步递进,剑锋亦是刹那间回转。

        “天?!?,

        就在他变招的刹那,陆鸿剑指点出,看似缓慢,但却与身法并进,剑思的剑与之相比恰恰慢了一分,剑锋未至而陆鸿的剑指已到他脸颊右侧。

        耳中听到他轻描淡写的一句,随之而来的竟好似是雷鸣之声,他不由的一怔,长发倒卷,几率发丝在陆鸿指尖被磨灭成粉末,身后有烈烈金石之音,而后便一切如常。

        “哼,故弄什么玄虚?”,

        陆鸿越是负手而立,一派岳峙渊渟的气象剑思就越是恼怒,当下剑式不停直刺陆鸿。

        “剑思,退下,你已经输了”,

        便在这时叶无心的声音传来。

        “庄主”,

        剑思不甘地收回剑式,正要说什么一滴鲜血从脸颊滑落,再看席间诸人时竟俱是议论纷纷指向他身后。

        “听说陆鸿精通诸多剑法,但其中以天剑,地剑两式为最,他自称这两剑并非凡间剑招,这天剑一出,果然有天威震怒之象”,

        “早就听说陆鸿遍访名家是为了补全自身尚未领悟完全的天,地,人三剑,天剑已有如此威势,不知这地剑,人剑又是何等不凡气象?”,

        “那拜剑红楼的陈玄折在此人手里真是一点儿也不冤枉”,

        .....

        剑思神情错愕,倏然转身,之间身后两丈处地上一条宽逾三寸的沟壑,从苍翠的碧草地一直绵延到后方的山坡。

        这就是方才他的剑指贴在自己脸颊旁使出的天剑留下的痕迹?若是这一剑当真点在自己的身上.....剑思额头冷汗涔涔,沉着脸向陆鸿一抱拳回到叶无心身后。

        “这天剑实在惊人,令人大开眼界,大开眼界,道兄你也真是神机妙算啊”,

        云雀身旁的中年男子对陆鸿,云雀二人大为钦佩。

        云雀点了点头,看向陆鸿时眼中又多了几分颜色。

        他方才施展的步法是道家的九宫步,这门步法乃是融合了道家八卦九宫和阴阳算理的集大成者,他是从何处习得?

        陆鸿回身看向叶无心,笑道:“叶庄主可要上来指教一二?”,

        叶无心笑道:“你我自有试剑的一日,但不是今时,不是今日”,

        陆鸿微一颔首,目光在诸人脸上一一扫过,笑道:“若是无人接战,那这柄正阳剑陆鸿便收下了”,


  //www.cefoz.tw/3_3053/263580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双色大乐透开奖号码查询 www.cefoz.tw。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www.cefoz.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