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色大乐透开奖号码查询 > 剑道师祖 > 第九百五十五章江南可采莲

今天3d开奖号码查询:第九百五十五章江南可采莲


        五月的江南繁花盛开,玉兰,海棠,桂花,牡丹,随处可见,城外的钓客身穿蓑衣,头戴斗笠于河边垂钓,游船上的舟子则将渔网洒在湖中心,口中哼唱着“江南好,好在漓江春袅袅,江潮一起人来去,江潮一去鱼满筐”。

        江心上一页小舟泛波而来,舟上的两名少女一衣青衣,一衣白衣,白衣少女坐在船尾吃吃笑道:“程师姐,都说烟南水北三十里,粮草富足,景美天佳,人文秀丽,今日一见果不其然呢,连一个渔人肚里都存着几斤墨水”,

        立在船头的青衣少女望着不远处朦胧的小镇,笑着吟道:“人人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

        白衣少女笑道:“算起来师姐入拜剑红楼也一年有余了,这番回来的确是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

        青衣少女轻声笑道:“我们此次是奉师命给陆鸿师弟送礼,顺道经过江南,可不是来游玩来的”,

        说到陆鸿师弟时目中有几分黯淡,但旋即便恢复了神采。

        现在的陆鸿已经是九天之龙了,当初的师兄弟们还是低估了这个小师弟了,本以为万灵大阵中力压中州十杰,飞鹤楼前一举击败薛沉鸦,博得他“天下第一?!敝褪撬芄淮锏降亩シ辶?,谁也未曾料到他居然这么快就自立了红尘剑阁,独立于拜剑红楼之外,其后更是在那场可怕的尸祸中和财神阁主,古圣燕凌霜一起力挽狂澜,成为万人敬仰的大英雄,人们都说神州已经几百年未曾出现过如此英雄的人物了。

        而他当日可是和自己一道进入拜剑红楼拜师学艺的,算起来自己比他还要早上半日,算是他的师姐,彼此之间也有着那么一段不算过往的过往。

        现在回忆起来,那不过是情窦初开的少女对英雄少年一厢情愿的幻想而已,莫说两人之间没有什么,就算真的爱的死去活来也不会有什么结果,陆鸿不是个能守得住心的男子,他身边早已有了晏小曼,鱼幼薇,以后也许还会有别人,而江南程家的女儿绝不会自己委屈了身份却给别人做妾,而自己和陆鸿之间隔着的天堑鸿沟就好像...就好像......

        他忽然想起了当日那个总会跟在自己身后的小师弟何不思,那个少年的心思曾经和她一般的纯真,和她一般的小心翼翼,最终也和她一样伤的支离破碎,他离开之后就再也没有想过要回头。

        她不知道是否自己当初处理这段感情的时候太过胆小,太过谨慎,她不知道如果当初自己能大方一点与他述说清楚结果会不会好一些,她只知道何不思离开的时候什么也没说,两个人的人生轨迹却从此改变,他成了修罗一般的???,听说他在太师父千年寿诞的时候,于众目睽睽之下砍下了田奎的脑袋,将之抛在山下,北六宗的人都欲杀他而后快,听说他也曾在万灵大阵中出现过,后来不知怎么却成了洗剑冰河的弟子,听说他在西域杀了大魔头曹云蛟,又和圣火教的妖女洛绮月走到了一起,听说......

        无论结果如何,何不思和陆鸿都已经活成了传说,而自己却还是那个程瑶珈,江南程家的女儿,拜剑红楼一个默默无名的弟子,欲求长生无望,日后十有八九也会离开拜剑红楼,与其他女子一样,嫁作人妇,生一两二女,然后便守着夫婿子女了此一生吧......

        “送礼可不差咱们两个,陆师弟...”,她忽然掩了嘴笑道:“是陆阁主,楼主可是吩咐了,于红尘剑阁见到陆阁主后谁都不许失了礼数,曲,宁两位师姐可是两天前就已到了红尘剑阁,太师父,楼主,副楼主和诸位长老不日也将抵达红尘剑阁,谁还差咱们这点礼物,摆明了是给你个机会回家探亲嘛”,

        白衣少年一点儿也没有察觉到程瑶珈的多愁善感,还托着腮憧憬着烟南水北三十里的繁华。

        程瑶珈笑道:“那也不能太孟浪了,要是错过了红尘剑阁大宴宾客的良时咱们两个可就要成人家的笑柄了”,

        “来得及,来得及,程师姐,人家好不容易才出来一趟,你就带人家玩几天嘛”,

        白衣少女拽着她的袖子摇啊摇。

        知道这个小师妹来自北方桑家,家里乃是种茶的大户,从小就被当成是大家闺秀养着,到了拜剑红楼后更是被拘束着,每日除了修炼还是修炼,着实是哭了她,程瑶珈笑道:“玩几天就玩几天,这个地方我熟的很,我们程家虽不是什么豪富之家,养几个闲人的钱还是有的,但你可要听我的话,千万不可误了时辰”,

        “师姐放心,从现在起我什么都听你的”,

        听她这么说,少女心花怒放,小船刚一靠岸就迫不及待地跳了下来,程瑶珈则取出几块铜板请了码头上的苦力将船上的礼物搬下来,央他们将一应物品送到程府里去,自己只持着宝剑与少女一同往城头走去,远远的却看见一道身影。

        那个少年似乎和她们一样是从西面来的,只是她们走的水路,而他走的是陆路。

        他似乎已经走了很久,脚上的布靴已经磨破了,但他仍是走的极快,腰杆挺得笔直。

        他右手里握着一柄平平常常的铁剑,这柄剑的剑鞘上已经有了锈迹,若是送进铁匠铺恐怕只能换十几个铜板,在??偷难壑姓庋囊话呀<负跏且晃牟恢?,但他却攥得紧紧的;而他的左臂袍袖空空荡荡,这个千里跋涉,腰杆仍旧挺得笔直的少年竟是一个残废,只是无论程瑶珈还是出生北方种茶桑家的少女看到这个背影后心中都只有一个想法。

        这个少年是个真正的???。

        “这个人...好特别”,

        少女轻声道。

        程瑶珈点了点头。

        这个人,好像...何师弟......

        这么想着,却终究没有勇气追上去看上一眼,直到那个背影消失在朦胧的城门中两人才不急不慢的跟着进城。


  //www.cefoz.tw/3_3053/1131739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双色大乐透开奖号码查询 www.cefoz.tw。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www.cefoz.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