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彩双色球72期号码查询:第1433章 羊皮纸卷

        叶天没有听从劝阻,一个健步冲了进去。

        苏雨欣紧随其后。

        好在火势已经被成功控制,屋子里虽然被烧的什么都不剩下了,但总体没有什么危险的状况生。

        叶天到处寻找着。

        终于在一堆废墟之中找到那本《道》。

        这份东西外头的包装已经破损,火势汹涌,但却让隐藏在书中的一份羊皮纸书呈现出来。

        而且,在这个羊皮纸书的上头,拥有一些修炼的心诀和演练图画。

        叶天没想到这本《道》里头还隐藏着这样的玄妙,不禁暗喜。

        什么东西啊这是?

        苏雨欣好奇。

        上官飞燕也跟了进来,看到叶天手中拿着一份东西,也根这诧异不已的问道,这什么?

        没什么,一些纪念品罢了。

        叶天随口敷衍。

        快些走吧,这儿危险。

        上官飞燕催促。

        对,要是没有什么别的,赶紧走吧。这里随时都会坍塌,不安全。

        苏雨欣搂着叶天,试图将叶天拽开。

        叶天会心一笑。

        尽管遭遇的事情都有些糟糕,不过好在身边还有这样两个关心自己的女人。

        苏雨欣温柔大方,上官飞燕则比较妩媚妖娆。

        叶天的目光在两个女人的身上打量着,特别是上官飞燕,叶天的目光略显贪婪的在她的身上扫视。

        上官飞燕这样的女人长得实在是太好看了,跟这样的女人在一起,你会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睛,忍不住的朝着她看。

        上官飞燕微微侧目,仿佛已经现叶天凿凿的目光频频落在她的身上,有些不太好意思。

        若是一般的男人,上官飞燕只怕早就飙了。

        只是,她无法对叶天动怒,毕竟现在她有求于叶天。

        叶天干笑一声,跟着两个女人一起离开。

        此刻,苏雨欣朝着上官飞燕瞥了眼,觉得叶天和上官飞燕之间好像有点什么,不禁产生了浓烈的醋意。

        对于生的这样的事情,苏雨欣有些小小的郁闷。

        不过权且当做破财免灾了。

        人没事,一切就都可以重新开始。

        看样子我们得去附近的酒店找个地方住了。不好意思了飞燕小姐,后会有期。

        叶天拿到了羊皮纸卷之后,心情总算是得到了少许的平复。

        上官飞燕迟疑了一下,洁白的贝齿轻咬了几下唇角,叶先生,我知道这个时候说这件事情有些不太合适,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够帮帮我们上官家。

        你父亲的事情,我很无奈。

        无论成功与否,还请叶先生成全。

        叶天苦笑,上官飞燕这么死缠烂打,自己还真不好意思拒绝。

        不过,因为这件事情牵扯到一些事情,所以叶天并不想搅和。

        要不然就帮帮她吧?

        边上,苏雨欣帮腔。

        上官飞燕如果目的不能够达成,天天都要缠着叶天,这可不是苏雨欣想要看到的。

        因此,苏雨欣这才帮着上官飞燕说话。

        那成吧,等回头有空的。

        谢谢成全,我会随时恭候叶先生大架。

        说完,上官飞燕转身离开。

        叶天站在原地,目送上官飞燕离开。

        女人的倩影,即便只是一袭背影,也足以撩人。

        苏雨欣顺着叶天的眼神看着,不由的撇了撇嘴,脸上呈现出一丝不悦。

        人家都已经走远了,还看?

        苏雨欣就跟醋坛子打翻了一样,酸溜溜道。

        叶天淡笑,走吧。

        哼。

        苏雨欣有些生气,她眨巴着眼睛朝着叶天看着,说话的时候语气里头带着几分试探,你好像对她感觉不错,她好像对你也挺有意思。

        传言中,上官飞燕可是对男人没有任何好感的。

        平常有很多男人想要接近她,不过最终都被她拒之千里。

        然而上官飞燕对叶天却

        你怎么了?你该不会在吃她的醋吧?

        叶天打趣。

        才才没有呢。

        苏雨欣羞涩的脸红,微微垂下眼帘,却难掩心跳。

        上官飞燕很少如此主动接近一个男人的。

        哦?这么说,我岂不是比中奖还要幸运?

        苏雨欣轻咬着唇角,不再说话。

        隐约间,她感受到了一种无法形容的情感?;?。

        苏雨欣边走边噘着嘴,看上去很生气。

        不过,伴随着微风拂面,她的情绪渐渐稳定下来,思绪没有一直禁锢在叶天和上官飞燕的事情上,而是跳转到了别处,奇怪,为什么对方两次纵火,都烧的是几乎一个位置?难道是你的仇人?

        苏雨欣其实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猜测,这一点之前叶天也有怀疑过。

        只是,苏雨欣不愿意从承认罢了,毕竟现在市局也没有一点确切的证据。

        仇人是肯定的了,至少,对方将我当成了仇人。

        是上官清泉?

        苏雨欣问道。

        叶天摇头。

        不是?

        叶天:我不知道,暂时还无法确定。

        苏雨欣总算是长输一口气。

        如果这件事情真的跟上官清泉有关系,那么她就不知道如何自处了。

        苏雨欣很担心,她美眸紧皱,唯恐事情变得越的恶劣,到时候无法收拾。

        对方会不会真的想要夺走我们的性命?还是说,只是一个小小的警告?

        苏雨欣又问。

        我不太确定,不过这件事情八成是冲着我来的。你刚才说的上官清泉,应该是最最可疑的人。我并不想怀疑他,不过现在除了他之外,似乎也没有什么人可以怀疑。

        叶天道。

        应该应该不至于吧?

        尽管苏雨欣也在怀疑,但她并不想这一切都是真的。

        你似乎对他挺信任的。

        叶天似笑非笑。

        苏雨欣脸涨红,内心急切的解释,我我没有维护他的意思,我只是实事求是。

        叶天深吸一口气,没有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好了,咱们先找个地方落脚,其他的事情,回头再说。

        现在只是初步怀疑,跟之前一样,苦无证据。

        对方做事情相当干净,没有一点把柄。

        看得出来,这应该不是第一次这样做了。

        有钱人就是手段多,特别高明,不着痕迹。

        叶天心情郁闷,内心稍显纠结。

        回到酒店,叶天要两个房间。

        叶天冲了个凉,然后便开始观察研究起在被焚烧的房间里找到的羊皮纸卷,这羊皮纸卷上的心经和图文,充满奥义。

        叶天打算进一步研究,门外走进来一个人。

  //www.cefoz.tw/17_17422/117768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双色大乐透开奖号码查询 www.cefoz.tw。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www.cefoz.tw